【大紀元2014年06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何蔚澳洲悉尼報導)6月4日,在世界各地(除中國大陸外)以各種形式紀念六•四25週年之時,悉尼民主網絡、澳洲國際事務研究所和中國民主論壇,在澳洲紐省議會廳聯合舉辦了題為「為甚麼要緬懷過去?關於 6.4事件」的紀念會。

會議邀請了澳洲著名華裔畫家王旭,著名民運人士陳用林和孫寶強發言,並播放了正在悉尼大學做訪問學者的著名中國作家慕容雪村的電視短片「天安門25年」和陳光誠的錄像講話。他們的發言表明,6.4精神是中國走向民主的推動力。

在2005年毅然走出悉尼中領館,退出中共並成為民運人士的陳用林告訴與會者,25年前當他還是北京外交學院學生時,他作為外國媒體的嚮導,親歷了6.4天安門事件的整個過程。這一經歷成為他一生重要的轉折點,為他以後的退出中共,走上尋求民主自由之路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他表示,6.4精神是中國人擺脫專制統治,走向民主的一把鑰匙。這就是為甚麼紀念6.4是非常重要的。

來自上海的女作家孫寶強講述了6.4慘案發生後,她因公開譴責屠殺和組織抗議活動而被中共判刑3年。她表示,形式上,她坐了3年牢,而實際上的牢獄卻一直持續到2011年她與丈夫逃離中國。因為在出獄後她也終日被監視,一有風吹草動,就被監管機構恐嚇威脅。而她的兒子也因為媽媽的遭遇,從小受社會歧視。在孫寶強夫婦來到澳洲後的兩年內,他被中共警察問話了60多次,有一次甚至被吊銬了一個晚上。至今他們夫婦與兒子還是天各一方,無法團聚。


來自上海的女作家孫寶強。(何蔚/大紀元)

著有「百人右派圖」等著名人物畫的澳洲華裔畫家王旭,在紀念會上向與會者展示了他的一組以各個中國歷史階段的社會慘劇為題的人物畫。他的以6.4為題的「我不會忘記「,以反右為題的」陽謀「和」「被沉默」,以三年自然災害為題的「永不遺忘」等作品,深刻刻畫了中共在中國製造的人間地獄,反映了社會對專制制度的強烈不滿。

正在悉尼大學做訪問學者的著名中國作家慕容雪村應邀為當天的6.4紀念會做了一個短片。他在短片中說,在1989年之後,官方一直對這一事件諱莫如深,他們想要把這個往事,在人們的記憶中刪除。但你可以發現,人們在堅強地抵抗這種政策,他們堅強地回憶。在互聯網上,每年到6月份,人們就會一次次重提當年的事件。政府也是拚命地刪除。不管是你放一個蠟燭在頁面上,或是一塊石頭,或是當年的畫面,統統會被刪除。甚至像6月4號這樣的字本身也會成為敏感詞,所以我們就不說6月4號,而說5月35號;如果1989年不能說,我們就說1990年的前一年。


王旭和他的作品 「我不會忘記」。(何蔚/大紀元)

他說,在2005年,他與其他人一起觀看一張6.4 事件的光碟。其中一段鏡頭是一個受傷俯臥在地上的年輕人,他的周圍是屍體,前面是北京市民,後面是持槍的軍人。大家都以為他死了,可他突然在地上轉了一個圈。一位一直站在他們身後觀看的40多歲的四川民工當時說了一句,「如果是我,就背他出來。」

慕容雪村說,我後來經常出國,有朋友問我,中國未來會怎樣,我就會對他們講那位四川民工說的話。中國的未來會怎樣不取決於中國政府,而是取決於那些願意面對槍口,去揹負受傷流血的同胞的那些人。

(責任編輯:李熔石)

Facebook

←讚一個!加入大紀元時報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