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放大盧雪松就是放大中國的人權現狀

【大紀元8月11日訊】在中國的大地上,每天所發生的事情,幾乎沒有不是政治的。政治的事件,並不是甚麼特別的事件,有時候是很簡單的事情,比如我假設在自己的白襯衣上寫著「反對戶籍制度」、「爭取自由平等」,穿行在北京長安街上,來到新華門前,就一定會成為能夠被證實的毫無疑義的政治事件了。

   這樣做,在目前的中國是很危險的事情,又是很可笑的事情。比如江澤民曾經提到「講政治」,我若這樣「講政治」,肯定會是江澤民「講政治」相反的結果。這個時候,就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事實了。我看電視上,人家美國白宮,人家韓國的青瓦台總統府門前都有指定的區域供人示威、集會,我們的中南海門前又何時公然讓異議者、上訪者示威過、集會過?憲法規定的公民自由權利,又何時不是紙上的自由?

   中國人最講政治,只是可惜的是中國的官員大多不懂政治,往往把自己講政治當成講政治,把廣大民眾講政治當成是反對自己所講的政治,有迫害,有打擊,有追捕,所以說中國的講政治環境很混亂,很無序,很不穩定。

   比如吉林藝術學院的老師盧雪松,她最近遭到校方停課的非正常待遇,網上一片呼籲和聲援,原本不怎麼政治的事件,現在上升為一定要政治的事件了。這樣,既放大了盧雪松,也放大了中國的人權現狀。

   人權,就是包括公民所具有的不受侵犯的私人權利、民主權利和工作權利,私人權利包括私下、一定範圍內的或完全公開的言論自由,以及天賦的信仰自由,哪怕她曾信仰過輪法功,也不應該成為校方抓辮子迫害的理由——因為盧老師捍衛的是在課堂上教學的自由。老師的職業就是上課,不讓上課總要有合法的理由,也就是正當的理由。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又不恢復盧老師上課的權利,那麼這就是典型的新世紀的政治迫害,就是侵犯人權行為。現在,網絡和新聞媒體放大了盧雪松事件,也同時放大了中國的人權現狀——講「政治」的把政治當作侵犯人權的大棒子。為此,吉林藝術學院應當承擔所有的政治後果,學院領導也應當受到道義上的譴責。

   迫害盧雪松這樣的「講政治」,不是甚麼光明正大的「講政治」,反而是偷偷摸摸的下作行為,上不了台面的。中國的人權狀況好與不好,可以通過放大盧雪松事件看出來。如果盧雪松的人權能夠得到保障,那麼,更多更多盧雪松的人權也就能夠得到保障了。

   8 月2日,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發表文章聲援盧雪松,請吉林藝術學院不要再製造一個「有害的先例」。盧老師只是出於在課堂上表達自己對於林昭事件的看法和一些觀點,校方就決定「盧雪松停課檢查,聽候進一步處理」。依據《教師法》規定,盧老師的教學和言論完全合法,反而是吉林藝術學院對於盧的停課處罰,公然違反《教師法》。還有,中山大學的艾曉明女士站出來以「保衛靈魂自由的姿態」為題聲援盧雪松,傅國湧先生也發表評論支持盧雪松老師的選擇,要「讓靈魂自由地站起來」。林昭如是說,自由無價,生命有涯,寧為玉碎,以殉中華。如今,盧老師領會了林昭的精神,勇敢地捍衛自己的教學權利和言論自由。北京的一些法學界人士如許志永、張星水、滕彪、范亞峰等願意為盧老師提供法律援助,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這個「政治問題」,保障盧老師的基本人權。這才是真正的講政治,講人權,講法治。

   中國的問題,無論是政治的,還是非政治的,只要不妨礙法治,不侵犯人權,都是正常的,否則都將是不正常的。恢復常態政治,從每一個做起,我們放大盧雪松,就是放大每一個我們自己;我們聲援盧雪松,也是聲援每一個我們自己。 ( 燕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